凯博乐国际,宁波制造凭借高质量发展摆脱“爬坡焦虑”

2020-01-11 16:51:07
[摘要] 2018年宁波地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万亿元。目前,宁波被国家认定为单项冠军示范企业(或产品)累计达28家,数量居全国首位。宁波还缺少“航母级”大企业带动引领。此外,宁波缺乏制造业品牌“流量担当”。针对当下发展面临的短板和瓶颈,宁波在政府持续做好各类要素资源保障,优化营商环境的同时,还将引导制造业企业推进优化提升,走通、走好、走稳三条高质量发展的路径。

凯博乐国际,宁波制造凭借高质量发展摆脱“爬坡焦虑”

凯博乐国际,据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近日在浙江省宁波市采访,全国首批“中国制造2025”试点示范城市宁波制造业,作为改革开放以来制造业的“尖子生”,正面临“不进不退”的“攀高焦虑”,主动跳出“舒适区”,弥补突出的短板,抢占先进制造业的战略制高点。 增强智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,给中国产业走向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,培育一批世界级先进制造集群带来诸多启示。

2018年,宁波的国内生产总值首次超过1万亿元。宁波作为主要制造业城市,拥有绿色石化、装备制造业、新材料、汽车制造业等优势产业集群。它是国家三大家电产业基地之一,三大服装基地,七大石化产业基地和七大新材料产业基地。宁波有发达的私营经济。一些企业看起来规模很小,但它们的核心技术具有国际竞争力。

目前,宁波已被国家认定为单一冠军示范企业(或产品),共有28家,居全国第一。以关键基础材料、核心基础部件等领域为重点,57.1%的企业主导产品拥有全球最大市场份额,92.9%的企业主导产品拥有全国最大市场份额。

然而,许多宁波干部有强烈的危机感。

石化工业一直是宁波的支柱产业。对于传统的石化基地来说,由于对环境保护、安全、节能和减排的关注,它们正面临着转型的压力。除石化产品外,宁波的支柱产业如钢铁、能源、建筑、港口航运、造船等。,现在要么受到宏观政策和经济周期的巨大影响,要么面临产能过剩的激烈竞争。

“在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里,一些城市抓住了互联网经济的风口,在领先的互联网企业的领导下,迅速实现了产业的更新改造和升级。宁波将进一步把握产业转型机遇。”有些干部认为,不前进,就会后退;不慢慢前进,也会后退。前面有先行者,后面有追兵,如果他们稍有松懈,就会被追上。

宁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黄建华认为,在传统势头日渐枯竭、土地和劳动力价格不断上涨、核心竞争力越来越重要的时候,以中小企业、民营企业和县域经济为基础的宁波制造业需要弥补三个短板:人才匮乏、缺乏“航空母舰”和缺乏“互联网红”。

对宁波来说,吸引和留住高水平制造人才是一个大问题。一方面,与类似城市相比,宁波的大学和科研机构处于相对劣势。每年从主要中学毕业的人数本来就低于南京、武汉、Xi、杭州等城市。在自动化、信息技术、工业设计等制造业急需的领域,高素质人才短缺。另一方面,由于创业创新要素越来越多地聚集在一线或高能城市的趋势,宁波留住人才的成本高于类似城市。吸引所需人才往往需要大量的工资,甚至不能以高价进口。一些企业表示,尽管宁波住房等一系列有利的配套条件已经创造出来,但仍然难以吸引科技人才,只能在深圳、杭州、上海等地设立研发中心。

宁波仍然缺乏“航母级”龙头企业。接受采访的干部认为,宁波有大型企业,但只有这个行业和这个领域,没有生产总值超过1000亿的制造企业。最大的,金田,公牛,虞舜和盛骏,仍远未达到1000亿。宁波本地企业没有出现在财富500强中。

宁波政治研究室经济部主任李肇表示,在日益严峻的国际竞争环境下,制造业需要航母级企业作为“舰队的核心”,护送许多“中小型船只”逆水行舟。没有航空母舰级企业作为产业支柱,很难形成世界级的产业集群,带动更多的产业分支和更长的产业链。

此外,宁波缺乏制造品牌的“流动责任”。目前,制造品牌“网上红化”的趋势正在逐渐显现。然而,宁波制造业大多是企业导向设备、新材料等基础领域的隐形冠军企业,而面向消费端的企业则是年轻、邰方等“老面孔”,缺乏一些高度热门的品牌。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表示,这与宁波本土企业低调务实的本质有关,但也表明在网络时代,一些企业的营销思维和渠道能力需要跟上日新月异的新形势。

针对当前发展面临的短板和瓶颈,宁波将引导制造企业推进优化升级,在政府继续保障各种要素资源、优化经营环境的同时,走“走、做好、稳”三条高质量发展道路。

政府规划蓝图和实施政策正是为了保持发展和扩大“宁波制造”的战略决心。不久前,宁波的“246工程”通过了专家认证。宁波将全力打造汽车制造、绿色石化等两万亿级现代产业集群,高端设备、新材料等四个5000亿级现代产业集群,关键基础部件、智能家电等六千亿级现代产业集群,清晰勾画宁波产业升级蓝图。

浙江省委副书记、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表示,制造业发展应注重集聚优势和功能定位。宁波拥有一批实力雄厚的企业,为“24.6万亿”产业集群奠定了基础。

针对未来产业,我们将深化和加强这一产业,鼓励企业在现有产业方向和现有产品类别的基础上继续走“专业化和创新”的道路,鼓励更多企业家和科研工作者关注和参与关键核心部件的研发。例如,宁波东方电缆开发制造的海洋脐带缆的成本比国外同类产品低30%以上,改变了中国大长度海洋脐带缆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。

地方干部和企业家建议建立政府、产业、科研合作创新体系,集中优势力量抓住一批“瓶颈”关键核心技术,瞄准未来生命健康、量子信息等产业,培育一批可以替代进口甚至引领世界的零部件集群,在全球制造业中占据重要地位。

引进顶尖人才,无论其风格如何。实施宁波引进人才生态建设一系列措施,引进拔尖人才,集聚青年人才,培养技能型人才等配套实施措施,加快建立更加准确有力的“导、育、留”人才政策体系,打造宁波人才“雨林”。

此外,消费者导向型企业应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力量,拓展流动经济,拓展国内消费市场,形成品牌优势,集中宁波众多中小制造企业的生产能力,让传统制造城市与互联网思维融合繁荣,形成叠加效应和互联网红色效应。

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(ths518),获取更多金融信息